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問鼎極峰 > 章節正文
第一百七十三章一生的遺憾
寒山的氣候在江南實屬異類,與普通的高山氣候層層迭起不同,寒山自上而下籠罩著一層厚厚的冰雪。

    站在山腳抬頭望去,不知高幾許。

    寒山山脈橫斷江南,阻礙了南北的交通,唯有兩處比較低洼的地方,能夠供人通過。想從其它地方飛躍寒山,一般修煉者難以做到。

    秦林落腳的地方,正對著其中一處低洼地。

    這里他來過一次,是當年在西涼學院內的時候,與蘇欣妍假期回林城的時候順路走過。說是順路,其實不外乎幾個情竇初開的人聚在一起,商量著怎樣打發無聊的假期。

    那時他們還沒見過寒山的險峭,也沒有見過春江的美景,于是便‘順路’了。

    從這里翻越寒山,到春江沿岸,過了河,便是望江郡。

    山腳的路邊有專門供人歇腳的小店,秦林怪異的行為引來了諸多余光,不過能來這里的,大多是修煉中人,知道有一些修煉者脾性怪異,也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輕輕的放下棺材,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這一路,辛苦你了·······”他拍了拍棺材上沾著的灰塵,“你這么愛干凈,又不喜歡喧囂,一定給你找一個清幽的地方,不讓人打擾你。”

    清茶早已準備好,這里的小店還是有人照顧的,小二對于秦林的行為很害怕,但是這是他的營生,只能硬著頭皮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隨便弄些吃的就好。”“打聽一下,這里是距離林城最近的官道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客官·······”小二一路小跑,還不忘回頭看一下秦林身后的棺材。

    這年頭,還真是怪事兒多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僅僅只是這一望,這里與客棧不同,就是給人歇腳用的。

    “爺,那人上山去了······”受委托的領頭者找到秦林,任務圓滿完成,他終于可以結束這噩夢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個小混混,平時依靠恐嚇一下老實人過日子,哪里見過秦林這種陣仗,一件原以為是美差的事搞得一個多月睡不安穩,心中多是恐懼。尤其想起秦林說話的陰冷,更是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來了這一天,當真是從深淵中解放出來,心情說不出的愉悅。

    “做的好!”秦林并沒有關注,但也清楚這小子欺軟怕硬的秉性,正是這一點讓他選中了這個人。由這樣的人來做這件事,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他隨手掏出身上最后的銀錢,心中卻是在思索著另一件事,有劇烈掙扎的傾向。

    但最終還是放過了這個人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應得的!”

    “那天我見到你,說實話我其實是想殺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領頭者聽到這里已經腿軟,難道···········這噩夢逃不掉嗎?

    “饒命啊仙人······”他急忙跪下,不停的磕頭,嘴里還不停的念叨,“饒命啊饒命,我上有老下有小,還請您·······大人大量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別演了·····”秦林喝止了他繼續磕頭的勁兒,“我若想殺你,你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說說呢,也只是一時興起。”

    “別老是做一些欺軟怕硬的事情,沒有實力就安安心心的過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聽不聽得進去,那是你的事了,你可以走了····”

    領頭者見秦林真的沒有動手的意思,急忙離去。不過秦林的話,倒是讓他好好的思考了一下,但究竟能否聽得進去,完全看他的造化。

    依照秦林原本的想法,這人是要死的。畢竟為人子者,不能孝敬父母則罷,甚至還要欺辱父母,就為了在所謂的狐朋狗友裝面子。

    這種行徑,已經背離了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其實這種事在神域內屢見不鮮,但江南秦林還是第一次看到。多年的戰亂,讓江南也開始融入了外界的一些不好的思想。

    這是社會變遷不可避免的東西,倘若江南還在西涼學院掌控中,由學院統領江南的力量對外來人進行全面的布控,這種事能得到很好的解決。

    但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,誰也不能逆轉時間讓一切回到蘇家與西涼學院翻臉之前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的思考之后,秦林還是決定給他一個機會。若是能聽得進去改過自新好好生活,日后的江南也不是不能生存。

    但若是屢教不改繼續如此,今后的江南可沒那么太平,終有一日會作法自斃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小店內來來去去已經走了好幾批人,秦林始終雷打不動的坐在那里。尹墨羽的去向他并不擔心,一個半廢的人,在寒山上呆不長久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污垢,也拍了拍棺材上的灰塵,走到路邊等著。

    按照路程來算,今天蘇欣妍的母親就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,遠處已經看到了車隊火急火燎的趕過來。

    劉夫人著急的掀開簾子,想要快一些到達約定的地點。自從彩云城事件爆發之后,她心中對女兒的思念愈演愈烈,最終得到的消息自然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也因此與多年未曾有過矛盾的丈夫產生了不可磨合的裂痕。身為女子者,三從四德是基本的道德標準,在這個時代,女子的地位低下,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,其實不管如何,蘇淺陌對待妻子女兒,是發自內心的愛護。

    所以秦林的消息一到,他便立即通知了遠在娘家的夫人。

    “我可憐的女兒啊········你········你就這么·····走了啊········嗚嗚嗚嗚嗚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劉夫人心中的傷痛沒有幾人能夠體會。

    白發人送黑發人,說起來都是傷心,但其中的辛酸,或許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。

    誰能想象得到,前一天還和自己閑聊的女兒,就在離家幾天之后突然離世呢?

    那種痛,沒有幾個人能真正理解。

    劉夫人也顧不得這里大庭廣眾,她心中滿是對女兒的思念和情懷,愧疚自責一下子全部涌上來,根本壓制不住情緒。

    “伯母,節哀!!!”

    好一會兒之后,秦林才走上前,出言安慰。不管是他和蘇欣妍的同窗之誼,還是兩人之間心照不宣的關系,這一聲伯母,都是應該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秦林不由得有些心酸,這么多年,和蘇欣妍也就是心照不宣,還從來沒有過什么正式的機會給丫頭表明心意。

    這是心中的遺憾,無法彌補的遺憾。

    “我女兒······她····是怎么死的!!!”

    劉夫人痛哭一陣之后,內心的情緒抒發出來,心情逐漸控制下來。外界關于蘇欣妍的死,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,有說死在天威之下,有說死于龍家之手,但沒有人真正見到過,不敢給出確定答案。

    今天在見到這個年輕人,劉夫人一下子想起當年他隨著女兒來到蘇家的情形。那時的他,有些靦腆和緊張,現如今已經享譽江南了。

    被譽為江南年輕一輩第一人。

    如果當年女兒跟了他,會不會不同結局?

    秦林不想提起這事兒,但劉夫人的問題不回答也不行,他只能硬著頭皮說了個大概,再一次讓劉夫人心如刀絞。

    事實竟然是如此,但彩云家已煙消云散,仇恨也只能埋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對欣妍的情誼!”劉夫人又一陣哭泣之后,才想起這件事,“現在你打算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還是早些讓欣妍入土為安。”

    傷心終究只能是到此為止,人死為大,長期這樣躺在棺材里,對女兒終究不是個事兒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希望她·····去到那個世界之后,還不得安寧吧!”

    鬼怪之說,在民間常有流傳,修煉者本就沒有這種傳說,靈魂消散之后會去到哪里也沒有人知道。劉夫人算是半個信鬼神的人,提出了安葬蘇欣妍的想法。

    秦林自然不會阻礙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算,您都是她的母親,安葬的事,您看著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欣妍比較愛干凈,也不喜歡喧囂的氛圍,還請您給她找一個安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嗎?”劉夫人有些詫異,聽這意思,葬禮的所有細節都不打算參加了。

    “若您有心,就告訴我她長眠之所,我有時間會回來陪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得去給她報仇!!!”

    得知秦林一路護送蘇欣妍遺體來此,順便還帶來了她的仇人,劉夫人義憤填膺,情緒險些再度爆發。

    “讓我去殺了這個咋碎·········”一向溫婉的劉夫人竟然生氣到說了粗話,這在家族教育中是絕對禁止的行為,每一個淑女都會受到相關教育,她自幼便養成了說話得體的習慣,“這個天殺的負心漢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這樣對我的女兒,嗚嗚嗚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秦林最終還是把劉夫人送走了。

    對于劉夫人強硬的表示要親眼看著仇人死去的要求,秦林委婉的拒絕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和欣妍,沒有走到一起的緣分,是一生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這樣說,對您有些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,是我能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,還請您成全我這心情。”

    劉夫人哭哭啼啼的走了,諸多下人吧巨大的棺材小心翼翼的綁在車上,魚貫而去。

    正如秦林所說,這或許是他能為蘇欣妍做的最后一件事,獨自去做,算是對自己對蘇欣妍的一個交代。

    他不在遙望目送車隊離去,轉身踏上寒山。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 推薦的小說: 鄉村欲愛   鄉村女教師   師娘的誘惑   鄉村活寡   鄉村獵艷記   問鼎極峰小說   問鼎極峰全文閱讀  
扑克圈app -扑克圈官网下载